《史记*晋世家》描写,在西周初年,武王时期,刚刚克商立周的武王在与一个女子相会的时候做了一个梦。梦到上天对他说,你要生一个儿子,名字就叫做“虞”,我会把唐地给他。后来这个女子果然生了一个儿子,武王便以“虞”给这个儿子命名。

武王立周之后很快死去,继位的是成王姬诵,是武王的儿子,虞的兄长。这时成王姬诵和弟弟虞都很年幼,在一起玩耍的时候成王削桐业为珪形赐给弟弟。珪是贵族祭祀、朝聘时的礼器,用以分尊卑明上下。记载史事的史官说,王不能戏言,于是成王就封了弟弟虞为唐侯。这个故事就是有名的“桐叶封弟”。唐地在河、汾之东方百里,于是又尊称虞为“唐叔虞”。叔虞死后儿子燮继承君位,改“唐”为“晋”,燮被称为“晋侯”,唐国也就变成了晋国。

三家分晋——战国时代的到来-杨凯智博客

时间一转眼过得飞快,西周之后是东周,东周的前半段是春秋,春秋末期,晋国内部早就有权臣架空国君导致晋国快要分崩离析了。其中有智氏的宗主荀申是其中势力最大的一支,一度成为晋国的实际统治者,被称为智宣子。智宣子很喜欢他的一个儿子叫作荀瑶,想把荀瑶立为继承人。族人智果阻止他,请智宣子立另一个儿子荀宵。但智宣子认为荀瑶有五个优点是“美鬓长大则贤;射御足力则贤;伎艺毕给则贤;巧文辩惠则贤,强毅果敢则贤。”反正就是智宣子认为他的爱子长得美、善于射艺和御术,此外多才多艺又能言善辩,性格还非常坚毅果敢。但智宣子也承认荀瑶也是有一个短处的。

智果说,“如是而甚不仁。夫以其五贤陵人而以不仁行之,其谁能待之?若果立瑶也,智宗必灭。” 荀瑶这个短处就是居心不仁。智果认为荀瑶做事不仁不义,必定没有人愿意和他和睦相处,长得再美、再善射御也没有用。并且智果断定,如果荀瑶被立为继承人必定拖累智氏宗族被灭族。

荀瑶这个人本身条件非常好,但情商太低。情商应该比智商重要。普通的正常人之间智商相差无几,但情商的差别是天差地别。在晋国内部国君架空,卿大夫分立的复杂情况下,一姓之宗主如果不懂得维系复杂的关系是非常要命的事。历史在这个时候早已经做了决定,智宣子最终还是选择了荀瑶做自己的继承人,就是后来的智襄子。这个时候太有远见之明的族人智果已经向太史请求脱离智族姓氏,另立为辅氏。

三家分晋——战国时代的到来-杨凯智博客

智襄子终于成为宗主的时候就毫无顾忌了。《资治通鉴》“智襄子为政,与韩康子、魏桓子宴于蓝台,智伯戏康子而侮段规。”蓝台宴饮,“一宴而耻人之君臣”,智伯把韩氏宗主和家臣都得罪了。就好像今天有很多人号称自己心直口快,说话没有顾忌随便用语言伤害别人,自以为是性格爽朗别人不会和他计较。问题是韩国主臣二人都记在心里了。

家臣智国劝智伯“主不备难,难必至矣!” 请智伯防备危机将至,不然灾难真的会来。对于家臣的劝谏,智伯全不放在心上,非常狂妄地留下了千古名言“难将由我,我不为难,谁敢兴之?” “难”字请读去声。[nàn] 智伯的意思就是说,兴灾生害的权力全掌握在我手里,我不给他们降灾就不错了,他们难道还敢给我兴风作浪?智国劝智伯说“蚋、蚁、蜂、虿,皆能害人,况君相乎?” 虫蚁都能害人,何况是韩氏的宗主和家臣这样的庞大势力。

智伯还是没听劝,狂妄到此,以为谁都拿他没办法,结果就已经注定了。并没有适可而止的智伯接着直接和韩康子索要领地。韩康子给了万户的大县。感觉有点像郑庄公的策略,纵容他让他骄横,原形毕露。果然,得意的智伯又和魏桓子索要领地,魏桓子也给了万户大县。下一个就轮到了赵襄子。赵襄子断然拒绝。赵襄子弃了长子城,因为长子城刚修完城墙,民力衰竭。也弃了邯郸,认为邯郸府库充盈却都是民脂民膏,也不会有人自己同心守城。最后赵襄子退守先祖之地晋阳。

三家分晋——战国时代的到来-杨凯智博客

智伯令人掘汾水灌晋阳,自己乘兵车观望以魏桓子为御者,韩康子骖乘,仿佛已是国君的样子。洋洋得意的智伯说了一句坏事的话“吾乃今知水可以亡人国也。”这话对于韩、魏的宗主来说是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如果智伯灭了赵氏,仍用此策,汾水也可以灌韩之安邑、绛水也可以灌魏之平阳。这就注定了韩、魏必反智氏。

智伯还蒙在鼓里的时候韩、魏暗中和赵氏联合了。赵襄子命人夜杀守河堤之吏,改水道而灌智伯军。智伯军被水淹大乱,韩、魏从侧翼攻击协助,赵军一举大败智伯军。智伯被擒,智氏之族被赶尽杀绝。最后只有反对立智伯改为辅氏的智果一支幸免了。

智伯最后的下场“赵襄子漆智伯之头,以为饮器。”著名的刺客豫让就是智氏的家臣。思念智伯的好处,又痛恨赵襄子用智伯的头做酒器所以要为智伯报仇。豫让趁着赵襄子上厕所的时候想刺杀,但是事先被发现了。赵襄子觉得他是个义士放了他。豫让不甘心,不惜漆身吞炭地自毁也要为智伯报仇,最终还是没成功。

晋国灭亡,三家分晋。从此再也没有晋国,却多了韩国、赵国、魏国。以此为标志,春秋时代结束了,战国时代走上了历史舞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