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木兰故事的流传,应归功于《木兰辞》这一方民歌,但是,花木兰的姓氏、籍贯等,史书并无确载。

北魏年间,北方游牧民族柔然南下侵犯北魏领土,为了驱赶这些野蛮的侵略者,朝廷张贴征兵告示,要求:每家每户都要派出一名身强体壮的男丁上前线作战。花木兰家中没有兄长,只有父亲和弟弟两名男性;父亲年事已高,疾病在身,行动不便;弟弟幼小,不谙世事,无法与敌军抗衡。所以,木兰决定女扮男装,替父从军。

历史上其实有很多“花木兰”,其中有一个最尴尬,怀孕了都不敢说-杨凯智博客

花木兰买来军用的马匹和马鞍,第二天早晨就跟随着抗敌队伍出发。晚上就露宿在黄河边,听着黄河的流水声入睡。第二天早晨继续前进,晚上到达黑山,听见胡兵战马的鸣叫声在山谷中回荡。作战队伍就这样越过崇山峻岭,来到前线作战。

战场上无数战士战死沙场,为国捐躯。也有战士战功赫赫,得到赏赐,衣锦还乡。因为花木兰功勋卓越,皇帝想要赐予她“尚书郎”的官职作为赏赐。木兰拒绝了皇帝的好意,她抑制不住自己的思乡之情,只想骑上快马飞奔回故乡。村中的人们听说花木兰要回乡,老少相互搀扶,姐姐特地打扮,弟弟宰杀猪羊等牲口,兴高采烈欢迎木兰回家。

历史上其实有很多“花木兰”,其中有一个最尴尬,怀孕了都不敢说-杨凯智博客

花木兰回到家中,脱下战衣,换上女孩子的衣裳,坐在镜子前梳妆打扮。之后,木兰走出房门看见昔日的战友,战士们都很惊讶,行军二十年,竟然谁也没看出花木兰是女儿身!从此,花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被传为民间佳话,流芳千古,家喻户晓。自此,花木兰也成为了世人心目中的女英雄,被历朝历代的人文墨客赞扬。

元代侯有造《孝烈将军祠像辨正记》碑上的文字至今仍清晰可辨。《孝烈将军祠像辨正记》石碑,碑文后附有《木兰辞》全诗。碑文开头说:“将军魏氏,本处子,名木兰……睢阳境南,东距八十里曰营廓,即古亳方域,孝烈之故墟也... ...

历史上其实有很多“花木兰”,其中有一个最尴尬,怀孕了都不敢说-杨凯智博客

其实,在一千多年后,明朝朝也出了一个同样的故事。根据《明史·列女传》记载:元末明玉珍据蜀,保宁府有一位韩氏女,担心被掠,于是,她就女扮男装,隐迹于民间。后来,不幸被抓入伍,从军7年,转战四方,所幸并未被人识破其女儿身。最后,直到她从云南战场上回来巧遇其叔父,才改装退伍,与她同时从军的伙伴无不为之惊讶。

明朝有这样的事情,距离我们最近的大清朝也有这样的事,不过,这个故事就有些“尴尬”了。根据记载,这件奇事,是从军关陇的江夏人范啸云所披露,其内容记录在梁溪坐观老人的《清代野记·女统领》一文之中。

话说,在清朝同治年间,朝廷腹背受敌,内忧外患,为了安定局势,不得不对民间大量招兵买马。有一位陈姓女子对从军有着很大的兴趣,她也想建功立业,报效国家。陈某皮肤黝黑,力大无穷,看见征兵告示,不由得喜出望外。于是,她便学着花木兰乔装打扮成男人的样子,成功混入了军队,专门负责放养军马。

加入军队之后,陈某没有忘记自己最初的目标,她比任何一个人都要认真工作。很快,陈某被提拔进入军营,得到了上战场和敌人厮杀的机会。她十分高兴,并在军营中的岗位上更加努力,一往无前,杀敌无数,无人能挡。经历了多场战役,陈某立下了无数战功,被朝廷赐予“巴图鲁”的称号。

历史上其实有很多“花木兰”,其中有一个最尴尬,怀孕了都不敢说-杨凯智博客

此时,陈某已经被提拔为提督,不再需要亲自上战场和敌人厮杀,为此她十分满意。陈某既然已经当上了提督,自然也拥有了可供自己差遣调度的手下。朝廷为她调来了一个仪表堂堂的朱姓小文员,专门负责掌管书牍。当时,军营中都是五大三粗的男子,朱某与他们不同,他相貌周正,十分儒雅,身上有一股书生之气,自然十分引人注目。

当然,他也吸引了陈某。

某一天,陈某无法抑制住自己对朱某的爱慕之情,邀请朱某到自己家中喝酒。两人相谈甚欢,陈某喝了不少酒后,困意渐浓,她竟然借此拔刀威胁朱某,要求他与自己同床共枕,共同入眠。朱某内心极度抗拒,毕竟,自己喜欢女性,这样的做法实在不合伦理。但是,为了保全自身性命,他不得不答应了陈某的要求。

历史上其实有很多“花木兰”,其中有一个最尴尬,怀孕了都不敢说-杨凯智博客

然而,之后朱某发现陈某竟然是女儿之身!这除了使他震惊之外,也让他内心得到了安慰,朱某开始与陈某正常交往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军营中一切正常,并没有人发现两人之间的异样之处。之后,陈某怀孕这一变故的降临,让两人大乱阵脚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两人无法走出军营,军营中医疗条件简陋,堕胎更是十分困难。

终于,陈某决定把自己和朱某之间不为人知的关系向上司坦白,请求获得宽恕。上司左宗棠从陈某口中了解此事后大发雷霆,怒发冲冠,欲将二人军法处置。但是,幕僚们都认为:陈某战功赫赫,作战经验丰富,军法处置得不偿失。最终,在幕僚们的劝阻下,想到了对调身份的方法,绕过两人性命。

最终,按照左宗棠的安排,两人对调身份,性命才得以保全。

历史上其实有很多“花木兰”,其中有一个最尴尬,怀孕了都不敢说-杨凯智博客

朱某当上提督后,嫌弃陈某不懂得知书达理,没有闭月羞花的容貌。于是,他利用自己手头的权力,纳了两个年轻貌美的小妾,陈某也因此而受到冷落。陈某本来就违背军法,现在朱某的权利也大于自己,她感怒而不敢言。陈某哑巴吃黄连,有口说不出,心灰意冷,对军营和朱某不再抱有希望,带着自己的孩子迁居到了异地。

《清代野记·女统领》一书的文尾甚至感慨道:“雄飞十年,一旦雌伏,奇矣。”其实,历史上很多参军的女子,花木兰、韩氏女和清朝的陈姓女子只是其中三个,这些女子的事迹也为中国的从军史增加了一抹红。